12/23/2018

胡玮炜,这个聪明漂亮而又调皮的女人





是的,共享单车来到了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你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现状:OFO深陷泥潭,摩拜暂时安全,其它共享单车还在迷茫中。但就好比一句毫无营养的废话“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一样,共享单车最好的时候似乎已经过去了,也似乎正是当下。

摩拜原CEO胡玮炜近日发表了一封内部信,咋看之下她应该是说了什么内容,但再看一下又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回头想想觉得她的确说了什么。回顾共享单车从诞生到现在,再结合摩拜和OFO的不同境遇,或者她的这封内部信,我觉得我是这样理解的。

在美团收购摩拜 8 个月的时间里,我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

美团入主了摩拜后,正常的经营策略和企业的良性延续要求都不允许胡玮炜离职,因为这样做,会给企业内部带来动荡,也可能会让外界特别是投资者错误的信息引起更大的误会。当时OFO还没有如当下那样陷足泥潭,胡玮炜离职随时会给OFO制造良机。为什么现在就可以了呢?一方面,美团已经完成对摩拜的接管,即使胡玮炜离职也不会带来更大的影响;另一方面是OFO当前的形势是绝妙的时机,这个时候OFO虽然仍然坚持,但用户已经对其有极大的意见。胡玮炜现在抽身,是绝佳的时机,以后等美团完全接管摩拜或者等OFO渡过危机或其它结局,都不是最好的时机。

毋庸置疑,作为一个创始人,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爱,但是大家也都能明白,最好的爱不是去捆绑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合适的时间放手让其更快的成长,我想现在就是我放手的最好时机。
胡玮炜是一个感性的人,不然也不会说出“摩拜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话。但同时她明白到,摩拜已经过了资本驱动爆炸式增长的时候了,摩拜需要自己想办法活下去了。但我看来摩拜依然没有找到一个稳定盈利的方式或者说她自己也明白如果不依赖美团摩拜依然无法做到生存下去,当然她是希望将摩拜交给别人能给摩拜更好的发展机会。

当然,胡玮炜要让自己的这个孩子成长, 在感情上肯定也占有一部分。

回顾过去,业界对共享单车从高调捧红,到开始唱衰,但是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停止了激进的扩张,真正回到本质去思考问题。我们把绝大部分精力放在修炼基本功,更加重视用户体验,和对资产盘点,运营,维护的有效性。
前面两段的话,注释的一部分应该是这段话。胡玮炜自己帮自己解答了。这样看来,胡玮炜其实是比戴威更能屈能伸的,也比戴威更早的懂得南墙其实不好撞,避开了或许是另一番风景,不知进退的撞过去头破血流是轻的了。

这也可以说是给后来者的更多经验:资本扩张这条路不停止,前路就是悬崖;用心运营增收削减成本才能活下去。

但是这还远远,远远不够,接下去摩拜需要进行更加彻底的“基本功”修炼,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也是相对“冷酷”的任务,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上下同心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我希望大家要非常清晰地意识到,对于一个组织,不进步就会死亡。
OFO这个大窟窿,坑害了超过千万用户的押金。更多人没想到的是,它几乎算是共享单车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方面,它对那些交了押金的千万用户的欺诈,让后来者在押金的道路走成了绝路,也让共享单车行业都背负了不可靠的基因;另一方面,共享单车以后将很难得到资本的青睐;第三方面,共享单车以后将会受到来自政策监管,财务审核,城市公共管理的重重制约。不然胡玮炜为什么会以“冷酷”来形容?当然,你可以说国人是善忘的,资本是逐利的,只要管理水平足够好,就不会有政策的严厉监管。

关于摩拜,和共享单车的未来,我想没有最初我们认知的那么简单,也不应该像如今外界的很多评价那么悲观,在我看来,这才刚刚开始。20 年后,即便有了无人驾驶,甚至没有了手机,自行车的共享出行仍然是被需要的,所以摩拜每个人至少要站在一个 3-5 年的周期上来看这件事情,长期有耐心,持续地把基本功做好,并且更好地融入到美团的大组织里去。对于美团,摩拜正在积极拥抱,心怀感恩,这样才能协同成一个更强的有机体。
这段话就是纯粹的鸡汤了。科技的发展和人类的生活方式的变迁从来都不会以任何一个人的设想而改变的,3-5年后的光景无论任何人都无法说出一个子丑壬卯,你我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判断共享单车的前景或者说共享单车这种“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方式是否还会存在或者说以其它任何的别的方式替代,20年?我们现在连3-5年的世界都无法估计,谁能膨胀到如何地步才敢预测20年后的事情?

但我是认同摩拜应该长期持续的做好基本功的。

在这里我必须说明,并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让媒体失望了)。
胡玮炜,这个聪明漂亮而又调皮的女人。